相关文章

凡心所向 素履所往:记嘉宝莉水性漆发展之路

来源网址:http://www.gxdbtz.com/

  近年来,水性木器漆经历过因环保性质而备受赞誉,也经历过因工艺和性能的不成熟而不受重视,甚至也被质疑过其实也有污染、并非解决环保问题的解决方案。直到目前,虽然我国水性木器漆在性能、工艺等方面已经有了巨大的飞跃,但真正愿意全心全意去做水性木器漆的企业,依然不多。

  探究其中缘由,其实个中缘由都是心知肚明:环保标准落实不力,继续做油性漆依然会有丰厚利润;水性木器漆研发成本高,真正去做在市场上竞争力并不强;做先驱者牺牲太大,相较研发不如去做营销风险更小……各种因素掣肘,到今天为止,水性木器漆的发展速度并不是很快。

  这么一个对于许多人而言,感觉不如油性成熟、成本又高、还不是很懂的领域,究竟应该怎么做?花力气去搞水性木器漆,究竟有没有回报?本文撷取国内水性木器漆的领先企业作案例,回顾其发展水性木器漆的历程,以期抛砖引玉,共同分享涂料水性化的一些成功经验。

嘉宝莉万吨产能的水性漆生产车间

  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末,嘉宝莉就有成立水性木器漆研发小组,致力于相关领域的技术攻关。2002年,公司与华南理工大学联合成立了“华南理工大学嘉宝莉涂料技术中心”。这可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个重要事件。双方的合作取得多项成果,先后获得2个“国家级项目”、8个“省部级项目”、10个“地市级项目”的授权或奖励、12项技术专利。这次强强联合也被评为了“中国高校——大型企业产学研经典案例”。2012年,也就是“华南理工大学嘉宝莉涂料技术中心”成立恰好十年之后,嘉宝莉与华工的产学研合作签约仪式在广东江金凯悦酒店圆满举行,双方正式开始书写合作的下一个辉煌十年。

  嘉宝莉认为,水性木器漆的发展并非一日之功,单靠企业攻克技术问题是不可能的,必须要借助高校的力量。而且高校能够较为专注地研究前沿课题,并不仅仅是一味地“补上漏洞”,更是做到“不让漏洞出现”。因此,嘉宝莉对产学研工作非常重视,每年向技术中心投入经费500万元以上。这种对科研工作的高度重视和真金白银的投入,很大程度上解释了嘉宝莉在水性木器漆领域的领先。相比之下,很多企业担心科研付出没有经济回报,并不愿意在技术方面大力投入,有些更是只想着在营销上搭点“顺风车”:例如大谈“水漆”、“水性漆”,然而销售的产品却并不是不是木器漆,而是本已全面水性化的内墙漆等。这样即使能在营销推广上分得一杯羹,但是缺乏对核心技术的掌握,在水性木器漆的竞争中也难以脱颖而出。成功女神总是眷顾那些敢于走在前面的勇士。

  至于嘉宝莉在水性木器漆上,先且不论其它方面的成败得失,单单看技术研发这一块,确实是解决了不少应用中的实际难题。例如他们近期就取得了不少重大成果:2015年,嘉宝莉研发出微波红外藕合干燥方法,解决了水性木器漆干燥技术的难题;2016年,嘉宝莉又推出了静电喷涂技术,将水性漆的喷涂效率提升了近一倍,大大改善了水性木器漆的成本问题。干燥和成本是水性木器漆发展的两大难题,而嘉宝莉对此均有钻研,足见对水性木器漆发展的倾心付出。

  

  嘉宝莉水性经典喷涂技术发展研讨会

  时间回到21世纪初,和华南理工大学开展产学研之后,嘉宝莉又在2005年创立了“广东省水性涂料及聚合物乳液工程技术研究开发中心”,并于一年后建成亚洲的万吨级水性木器漆全自动化生产线,使水性木器漆的产能跨上一个新阶。而到了2008年,不仅奥运会开幕式所使用的船桨和竹简帛也使用了嘉宝莉的水性木器漆,公司的发展也翻开了又一页新的篇章——嘉宝莉设立水性漆事业部,成立专业团队推广水性木器漆。

  在涂料企业中,一种常见的现象便是业务和技术之间总会有冲突。业务不懂技术,技术又不了解产品的实际应用情况,常常是业务会说这个产品不行,技术又说根本没问题,相互扯来扯去。而这一次嘉宝莉成立水性漆事业部,也是一次机遇,让一位技术有机会独立出去做产品、做业务。

  这位技术人员便是如今水性漆事业部的总经理朱延安先生。他自毕业后就加入嘉宝莉,工作期间多次获得江门市科学技术奖的表彰,可以说,其技术功底毋庸置疑。但是,让这么一位优秀的技术人员担任事业部总经理,要去面对市场而不是理论课题,究竟行不行?他能否顺利完成身份的转变?如果转型失败,朱延心必然受到打击,对嘉宝莉水性漆的发展也是一大挫折,那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嘉宝莉水性漆事业部总经理朱延安

  可见,这是一个需要魄力的决策。在当时,谁也不敢保证,这名技术出身的朱经理,会把嘉宝莉的水性漆事业部带向何方。然而幸运的是,嘉宝莉对自己技术骨干的信任与锻炼,得到了回报。水性漆事业部成立后,接连传来喜报:推出“亲水交联技术”,因能制成良好耐水性和装饰性的木器漆而获得国家专利;首推家具水性涂装线,年涂装量相当于一个中型家具厂规模;通过中国三地办公室联合认证,成为其水性漆指定供应商;水性玩具漆成为美国木质玩具制造商Melissa&Doug和瑞典木质玩具制造商BRIO的指定供应商……无论从技术研发,亦或是生产能力,还是市场认可来看,嘉宝莉的水性漆事业部都做出了成绩,堪称成功。

  在笔者看来,嘉宝莉的这种任命与管理方式,让优秀的技术骨干也能够了解到市场的需求,不仅能更好地调整科研方向,还能全方位地锻炼到核心骨干的能力。也许在履任之初,朱延安会感到不适应、会面对变化带来的挑战与痛苦。但是如今,他可以让做产品的人知道客户需要什么技术突破,也可以让做技术的知道产品在客户那里有什么应用瓶颈,这对于整个团队的综合能力来说,无疑是大有裨益的。正因如此,嘉宝莉水性木器漆的解决方案总能做到非常契合家具厂的需要,成功也就是水到渠成了。

  而这种充满信赖的成功任命背后,体现的则是嘉宝莉对水性木器漆的重视。只有真正重视这个事业,才会派出得力的骨干去整体负责这方面的工作,才会有魄力、有胆识在人事管理上开拓创新,也才会在前期艰难的时刻给予全力的支持。也许很多人都知道,在2004年,嘉宝莉的“环氧树脂改性水性聚氨酯丙烯酸复合乳液及水性木器涂料”项目被列入粤港关键领域重点突破招标项目,成为涂料获广东省政府1200万元专项资金扶持的项目。然而更多人恐怕都不知道的是,嘉宝莉还要为这个项目投资两千多万元,这个获得了千万资金扶持的项目还需要大量的成本支持。事实上,据了解,嘉宝莉在水性木器漆这一块长期未能实现盈利,一直到2012年才基本完成盈亏持平,此前一直都是在不断投钱的。有这样的决心与目光,才能坚持到如今技术、人才、市场等各方面的丰收到来。

  从高度重视科研工作,重金投入与华南理工大学强强联合;到把水性木器漆置于集团发展的战略高度,委任技术骨干负责水性漆事业部。虽然水性木器漆事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没有为嘉宝莉带来利润,但是集团对其的信任与坚持毋庸置疑。这种坚定的步伐离不开实践带来的切实认识。举一个小例子:目前有一些声音,质疑水性木器漆其实也不环保,论据是生产过程中会污染水资源。这种观点还得到了不少人的附和。事实上,这种观点的论据目前还很不坚实。其实,现在的大量日化品,如牙膏、洗面奶、沐浴露等,对水资源的污染比水性漆大得多。它们的塑化剂等有害物品的浓度,远远超过水性木器漆。而且,水性木器漆用的还是环保的表面活性剂,是可以生物降解的,对水体基本不造成什么影响。那么,这些日化品我们都接受了可以大量生产,怎么反而突然质疑起水性漆的污染问题呢?当然,不是说水性漆没有问题,但是水源污染目前并不是主要问题。可是却有不少涂料企业信以为真,提出疑问,说明不了解水性木器漆的依然大有人在。

  

  亚洲万吨产能水性木器漆生产基地

  罗马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要做好一件事情,必须持之以恒地为之付出努力。木器漆的水性化事业同样如此。只有投入资源、深入认识,才能培养出自己独有的核心竞争力。涂料产品非常丰富,水性木器漆并非其中一个的选择。但如果想走这一条路,就必须有所付出。目前在国内,嘉宝莉在这一领域内属于顶尖的企业。但他们的故事无非就是向我们再次阐述了那条亘古不变的古老定律: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凡心所向,素履所往。只要是心里真正想去的地方,即便脚下只有一双草鞋也会抵达。水性木器漆能否拥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以后会不会是一个美丽的终点,如今尚且无人知晓。但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个嘉宝莉真心愿意前往的方向,也为之付出了时间、资金、人力等诸多心血。领跑者须承担着迎面而来的风险,探索一条暂时没有显现出丰厚利润的道路对于企业而言更是难得。在水性木器漆这个领域,嘉宝莉甘心不计成本地专注坚持,长期耕耘,心之所向,一往无前。或许,便是他们如今取得成功的秘诀吧?

  更多关于水性木器漆的精品解读,请转阅由嘉宝莉化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朱延安编著的《水性木器涂料涂装规范》。